金库门

《霸王别姬》:忠诚与背叛坚持与妥协大俗大雅的史诗电影

发布日期:2022-01-18 01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人群中走来了妓女艳红和她的儿子小豆子。关师傅的戏班正在表演猴儿戏。而此时一个叫小癞子的男孩却想趁机逃跑。戏演砸了,愤怒的看客眼看就要动手打人,一个叫小石头的男孩儿急中生智,表演了一段额头碎砖的绝活化解了场面危机。

  回到戏园,关师傅用刀胚子狠地抽打小石头的屁股。关师傅说额头拍砖那不是唱戏人的活儿,小石头没有认真演戏,反倒是丢人现眼。

  艳红来到了戏园请求关师傅收留小豆子。看到小豆子一只手有六指,关师傅拒绝了,艳红苦苦哀求也是无用。无奈之下,艳红拉着儿子来到街上,用围脖蒙上儿子的双眼,她拿起一把的菜刀,切掉了小豆子那根多余的手指。艳红抱着满手滴血的小豆子跑回了戏园。看者儿子被摁住拜过祖师爷,血淋淋的手在文书上画押,母亲艳红心如刀割。把自己身上御寒的袍子脱下披给儿子后,艳红匆匆逃离了戏园。

  初入戏班的小豆子备受小伙伴们的歧视,连母亲留下了的袍子也被孩子们说是“窑子里的东西”。小豆子索性一把火烧了那件衣服。

  作为大师兄的小石头对小豆子处处照顾。为了给小豆子减轻痛苦,小石头在踢腿路过小豆子的身边时,用脚踢开了一块砖头,为此受到师傅罚跪。小石头被冻僵了,回到宿舍说话都直哆嗦,小豆子赶紧用被子给师兄裹上御寒。

  小豆子唱旦角儿念台词老是出错,为此手掌都被打得血肉模糊。小石头给小豆子洗澡时提醒他受伤的手别沾水,否则就废了没法唱戏了。小豆子说明天如果我被打死了,枕头下的三个大子儿留就给师兄你。

  这一天,街上传来了糖葫芦的叫卖声,戏班的孩子们打开了大门,小癞子拉着小豆子逃离了戏班大院。小癞子用偷来的钱买了冰糖葫芦,他们又进了戏园子看《霸王别姬》。精彩的表演,观众的喝彩,小癞子和小豆子见识了角儿的风光。他们都激动得热泪盈眶了。离开了戏院,两个孩子又回了戏班大院。

  小豆子和小癞子的归来,关师傅大感意外。脱了裤子,趴在长凳上挨刀胚子,小豆子没有一声求饶。关师傅对小豆子的恶狠狠的毒打吓坏了小癞子。他把怀里的糖葫芦不停地往嘴里塞,大口嚼着。众弟子们纷纷跪下来给小豆子求情,小石头甚至冲撞了师傅,被关师傅用刀胚子削伤了眼眶。这时,一个老师傅跑来大喊不好了,原来小癞子上吊自尽了。一枝杏花,一个面具,一辆马车,一条棉被,小石头小豆子师兄弟含泪送走小癞子。

  这天,关师傅给徒弟们讲《霸王别姬》这出戏。其中,有句话深深触动了小豆子:做人和唱戏讲的是一个道理,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。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,怕吃苦挨打,就逃离戏园,懊悔的小豆子不停地扇自己耳光。

  岁末将至,为了大太监张公公府上的堂会,戏园老板那坤专门来到大院。庭院中专心练腔的小豆子引起了那坤的注意。那坤随即命小豆子来段《思凡》。可是,一句”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“,他又一次背错了。那坤大失所望,转身要走。见此场景,小石头拿起师傅的烟袋,在小豆子的嘴里一顿乱捅,搅得小豆子满嘴鲜血。这场面震惊了所有人。嘴角流着血,小豆子再次唱了一遍《思凡》,这一次他没有再错。

  张公公府上的堂会,是小豆子和小石头戏台的处女秀。台下观众喝彩不断,座椅上的张公公,他没说话,只用手指着戏台“啊啊”几声,身旁人马上会意。戏后,看到张公公府上的一口宝剑,小石头说霸王要是有这把剑,早把刘邦给宰了,你虞姬就成正宫娘娘了。小豆子说,师哥,这剑我准送你。对小石头来说,这只少年时的一句戏言,但是对于小豆子来说,却是一句铭记于心的誓言。小豆子被一个老仆背到张公公的房间。小豆子四处躲藏,但还是没有逃脱张公公的魔爪。被摧残蹂躏后的小豆子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。回去的路上,小豆子报回一个弃婴。

  时光匆匆,小豆子和小石头长大成人,成了名扬京城的角儿。小豆子艺名程蝶衣,小石头艺名段小楼。1937年七七事变前夕,日本增兵华一日,蝶衣和小楼在照相馆合影,窗外的大街上爱国学生,打砸日货。步下影楼小楼蝶衣,被学生们骂是没有良心的戏子,都亡国亡家还只顾唱戏。去戏园的路上,蝶衣和小楼聊起了当年他们的在张公公府上堂会的第一场“别姬”。蝶衣还惦念那口他曾经承诺送给小楼的宝剑。

  剧场内,上演着经典的《霸王别姬》,台下观众叫好连连,楼上雅间内,京城梨园大拿袁四爷也对蝶衣的演技赞叹不已。袁四爷一出手就是价值连城的珠花作为给程蝶衣的见面礼,但在落座时却把椅子上小楼戏服扔到地上。袁四爷嫌小楼没有演出霸王尊贵的气度。小楼也看出袁四爷对自己的不屑,他断然拒绝了袁四爷家中小叙的邀请,说自己是要去喝壶花酒。

  花满楼里,段小楼点名要头牌菊仙接客。老鸨说菊仙应饭局去了。小楼从别的妓女口中得知菊仙就在楼上。此时,楼上传来喧哗声,菊仙姑娘从房间跑来,后面追出着一帮嫖客。他们在走廊里围着要菊仙,要她嘴对嘴喂他们喝酒。菊仙说你们再这样逼我我就跳楼。嫖客起哄说你跳我也跳。段小楼在楼下向菊仙招手示意,菊仙纵身跳了下来,小楼顺势接住了菊仙。楼上人冲了下来。为了给菊仙解围,小楼谎称今天是自己和菊仙定亲的喜日子。他拿果盘当酒碗,倒满酒,自己先喝下一半后递给菊仙,菊仙也也一口气喝光剩下的酒。对于小楼来说,这这是一场戏而已,即使和他们嫖客动手,也只是一时的解难救人。

  听说师兄为了个妓女在八大胡同都打架出名了,程蝶衣对师兄一顿冷嘲热讽。段小楼提议师弟也去逛逛窑子,体验一下人生的乐趣。程蝶衣却是说只想和师兄唱一辈子的戏。小楼喜欢女人,而蝶衣的心里只有他。小楼告诫师弟,唱戏可以疯魔,当做人不能。

  目睹了台上霸王段小楼的风采后,菊仙更加铁了心要跟了这个男人。回到花满楼,她拿出所有积蓄赎了身,光着脚跑去戏园找段小楼。菊仙的到来,程蝶衣醋意大发。看到泪流满面的菊仙,段小楼给她披上了自己大衣,并宣布今晚就和菊仙订婚。程蝶衣从房间拿出了一双破鞋丢给菊仙。段小楼见蝶衣如此不近人情,搂着菊仙扬长而去。

  为讨好蝶衣,袁四爷送来一对儿珍贵的翎子。在袁府,蝶衣再次见到了那口他心念已久的宝剑,他激动不已,袁四爷说愿意将宝剑相赠,只要蝶衣肯做他的红尘知己。离了袁府,躺在黄包车上的蝶衣容妆凌乱,满脸泪水。

  蝶衣抱着宝剑匆匆回到戏院,赶上的却是小楼和菊仙定亲的酒席。自己忍辱换来宝剑,为的是兑现对师兄的一句承诺。不料小楼却说,不唱戏了要个宝剑有什么用。这句话伤透了蝶衣的心。

  戏台上,蝶衣专注地表演《贵妃醉酒》,楼上的雅间坐的是袁四爷和日寇青木三郎。此时传单从天散落,剧场里一片哗然。全副武装的日本兵一边维持秩序,一边在剧场搜查。因不满日本军官穿了自己的戏服,段小楼用茶壶砸伤了一名汉奸警察。日寇抓走了段小楼,菊仙求蝶衣赶紧去营救,本来正准备出发的蝶衣却拿起了架子。菊仙明白蝶衣的心思,她说只要蝶衣肯救小楼,她甘愿回花满楼。

  日本军部,蝶衣一曲《牡丹亭》彻底折服了青木三郎。被释放的小楼听闻师弟居然给日本人唱堂会,他冲蝶衣狠狠地唾了一口唾沫。

  段小楼取了菊仙,告别了戏坛,整日喝酒,斗蛐蛐。程蝶衣失意苦闷,抽起来大烟,到袁四爷处寻求心灵慰藉。师兄弟的失和,被袁四爷戏称为“姬别霸王”。

  两个徒弟这样沉沦,关师傅很痛心,他又拿起刀胚子抽打小楼。菊仙心疼丈夫,说蝶衣也有错,不能只罚小楼一个人。小楼扇了菊仙耳光让她闭嘴。得知菊仙怀孕了,关师傅要小楼跟蝶衣要好好唱戏,否则怎么养家。年迈的关师傅在给弟子示范唱戏时突然一头栽倒。小楼和蝶衣给师傅办完葬礼后解散了戏班。其他徒弟们都走了,院子里还跪着一个叫小四儿的少年不肯离去。小楼劝他回家,他说自己是从小被捡回来的,没家。小楼蝶衣这才明白这就是当年抱回来的弃婴。从此蝶衣做起来小四儿的师傅,教他唱戏。

  1945年,日本投降,戏台上正在演戏的蝶衣被台下一群国军士兵拿手电筒晃眼睛。小楼说当年日本人听戏也没有这么闹过。士兵们冲上戏台和小楼等人打了顶超起来。身怀六甲的菊仙在混乱中被打得流了产。程蝶衣被警察以汉奸罪逮捕。孩子没了,菊仙请求小楼救了蝶衣后和他彻底绝交,并且立字为证。小楼和那坤隔呈价来求袁四爷帮忙就蝶衣。袁四爷借机故意刁难小楼。菊仙拿来了那把剑,暗示袁四爷和蝶衣不清不白的关系,蝶衣给日本人障其倍唱戏是受袁四爷指使。

  菊仙来探监,要蝶衣法庭上要按袁四爷的话给自己开脱。看到师兄决意跟自己绝交的书信,蝶衣绝望至极。

  法庭上,检察官检举蝶衣和青木三郎暗通款曲,狼狈为奸。袁四爷则说程蝶衣是被日本人用枪逼着唱戏的。万念俱灰的程蝶衣却说日本人没有打他,也没有逼他唱戏,现在他只求一死。袁四爷愤然离开法庭。

  大家都觉得程蝶衣必死无疑,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,一名军官闯进了法庭,和法官耳语几句,法官宣布案件暂停审理,程蝶衣当庭释放。

  戏园大门外,士兵戒备森严。今天是专场演出,来听戏的军政界的官员。观众席全体起立鼓掌欢迎司令官的到来。程蝶衣果然名不虚传,司令官鼓着掌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  师兄和自己断绝了来往,程蝶衣也不再登台,整日躺在床上抽大烟。蝶衣托徒弟小四儿把那口宝剑送去给师兄小楼。彼时的小楼正和菊仙在戏园子大街摆摊买西瓜。小楼收了那把剑。溃败,共军进了北平城。戏园子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一位卖香烟的老者,他蓬头垢面,衣服褴褛,目光呆滞。蝶衣认出了这人正是张公公,当年作威作福糟践自己的人竟然落魄到这步田地。

  北平解放了,许久没有登台小楼和蝶衣为解放军表演《霸王别姬》,唱到褃节儿上蝶衣破音了,小楼不停地向台下鞠躬致歉,解放军们却热烈地鼓起掌来。解放军的高素质给舞台边的小四儿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  公审大会上,反动戏霸袁世情被五花大绑,判处死刑,这极大地震撼到了的小楼和菊仙。程蝶衣为了戒掉大烟,为此吃尽苦头。菊仙掌掴小四儿,责备他不好好照顾师傅。

  戒了烟的蝶衣逐渐恢复了精神状态,师兄弟们都来看他,邀出去看看外面新世界。戏园开会讨论排演现代戏。还沉浸在传统戏曲的精神世界蝶衣却说现代戏不是真正的京剧。小四儿当场反驳顶撞师傅蝶衣。小楼赶紧赶紧出来打圆场。回到大院的蝶衣罚小四儿下跪,说你不吊嗓子不练功,到学会了顶嘴。小四儿你就是想让我做一辈子的小跟班儿,小龙套,这样罚我你犯法,说完把木板脸盆扔到地上扬长而去。

  后台,坐在镜前正化妆的蝶衣,却发现跟自己完全一样虞姬装扮的小四儿从身后款款走来,这才明白自己的角色已经被小四儿顶替了。小楼觉得愧对蝶衣,当场决定不演了。小四儿提醒台下坐的可都是劳动人民,唱不唱自己掂量。蝶衣给小楼戴上霸王的帽子,让小楼和小四儿上台演唱。蝶衣回到家,一把火把自己的戏装全烧了。

  1966年,文革爆发,小四儿加入了,他带头造梨园的反,审问段小楼,要小楼如实交代过去的反党言论,逼小楼拍砖。批斗会上,面对严厉的训斥掌掴,乃至毒打,段小楼被迫无奈开始揭发程蝶衣的“罪行”:没有阶级立场,丧失民族气节,甚至用色相讨好戏园恶霸袁世卿。戏装、帽子还有蝶衣送的剑,段小楼统统投入熊熊的大火之中。菊仙赶紧上前从火中抢出那把剑,也被揪着摁着跪在地上。师兄的背叛,程蝶衣彻底绝望,他几近疯狂,心中积压多年的怨恨倾泻而出,他大骂段小楼丧尽天良,揭发菊仙做过妓女。在造反派的追问下,小楼说不爱菊仙,跟她划清界限了。绝望的菊仙回到家中,穿上出嫁时的红嫁衣悬梁自尽。

  文革结束,十一年未见面的师兄弟俩来到了剧场彩排。二十二年未登台,段小楼感慨老了,,看着眼前的虞姬装扮的蝶衣,段小楼想起了少年时,那个老是唱错台词的小豆子。”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”程蝶衣嘴里念叨着,这一刻他似乎清醒了。自己的一生都活在戏里,是不是真如师兄所说的“错了”,但他还是选择活在戏里,趁小楼不注意,拔剑自刎,整整做到了“从一而终,”做那个永远的虞姬。

  一个是真虞姬,一个是假霸王,蝶衣一直都把小楼当成自己的楚霸王。现实中绝大多数人都是过着段小楼一样的人生,有过理想,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我们都一步步妥协了,说违心的话,做违心的事,甚至放弃了最初梦想。反倒是程蝶衣这一形象让我们感动,他没有心机,不会算计,也不会为了利益,出卖亲人,白百何张子枫《亲爱的新年好》上映时间 电,背叛朋友。他的一生简单纯粹,他为戏而生,也因戏而死。他的坚持让人感动,这份执着精神正是我们普通人所缺乏的。

  《霸王别姬》是陈凯歌导演的电影的巅峰之作,大俗大雅的史诗电影。这是一部堪称完美的作品,华丽的影像风格,跌宕起伏的剧情,影像技术及美学处理上的精湛技巧,将电影艺术的魅力发挥到了极致。张国荣精湛的演技,将程蝶衣这个“不疯魔不成活”的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。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有人说没有《霸王别姬》中国电影将失色一半,这是最好的中国电影,没有之一。香港六宝典资料大全